焦点名家
点击查看
王金如 大观艺术网 大观网
点击查看
申大伟 大观艺术网 大观网
点击查看
白一博 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刘瑜.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杜中信.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赵熊.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周红艺.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张红春.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于雷 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艺术大观
点击查看
阿愚.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刘志平.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吴振锋.大观艺术网 书画中文网
点击查看
马西平.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刘青.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王皓.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齐军喜.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杨惠珺
点击查看
石明彦.大观艺术网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李红春
点击查看
大观艺术网.贾小琳
联系方式
大观艺术网
TEL:18149439577
电话:18149439577 029-83505619
QQ:1137224566
E-MAIL:1137224566@qq.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互助路6号
联系人:于先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名家访谈
古意、新意与已意——说说周红艺和他的画--冯国伟
发布时间:2015-05-20 点击次数:1011 所属栏目:名家访谈 信息来源:大观艺术网

古意、新意与已意

——说说周红艺和他的画

文/冯国伟

(一)

身在陕西,周红艺却不是一个地域性色彩很强的画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观感?是因为陕西的多数画家,在古都长安、汉唐雄风的历史背景下,在长安画派、黄土画派唱尽大风的浓烈艺术氛围中,都有非常强烈的地域归属感。周红艺的画却有些另类,如柔柔春风,酥酥小雨,拂面而至,涤荡心灵。这样“小、快、灵”的轻抒情与此地厚拙宏大的历史吟叹一比照,就显得非常特别。

这种特别就如同连绵细雨,在南方因为过多,会让人心情发霉;而在西北则因为过少,会让人心生喜悦。

换句话说,周红艺是一个个性色彩非常鲜明的画家。

他的画中在意的不是西部这个既定的对象,而是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生存况味和幽微感知。他不是以眼观察世界,对周遭的景观定型和归位;而是以心观象,万物入心,幻化出种种图式。这种入心的表达自然会不在意外部的环境变化,而强调的是内心的能量和灵动。

正因为如此,周红艺的画更多时候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品的。而品一杯上好的清茶,需要心境和空间。我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反复翻阅品味周红艺的文字和画,慢慢品出了周红艺作品中渗透出的古意、新意和已意,芳香四溢。

 

 

 

 

 

  

 

(二)

古意是何意?

我不能给出一个确定概念,但我理解中的古意肯定不单纯是技术上的考量。有些画家临摹的古画技术非常到位,但也不一定有古意。我觉得更应该是一种情感上与古人的沟通和对话。尤其我们生活在工业时代,与古人农业时代对自然的理解完全不同。这就不仅是一个学习过程,更是一个精神回溯的心灵修练。

这个过程自然不是一蹴而就的。大凡刚毕业从事国画创作的人,都不太喜欢在传统中打转转,以为那种临摹复古是种无效的重复,毫无新意,因此喜欢现代派,讲求个性和视觉冲击力。而随着年岁稍长,对艺术的理解日深,又会反过来对传统进行重新的解读和认识。

周红艺的经历正好是一个鲜明的注解。1995年从西安美院中国画系刚毕业的那几年,周红艺也热衷于捣鼓水墨、玩现代派,什么没弄过就弄什么,好不热闹。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了传统的好处。这就有了他近十年的摹古时期。

这一时期,周红艺从明清上溯到唐宋,从唐宋时期的山水大家荆浩、关仝、董源、李成、巨然、范宽,再到元朝山水四大家黄公望、吴镇、王镇、倪瓒等,都进行了深入的临摹。为了真正进入传统,周红艺请朋友为自己刻了一方印:不厌其繁。一张大画有时要画四五个月,他就这样耐下心性,拿小笔一笔一笔渲染勾勒营造。

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如2008年创作的《秋山行吟》分明是向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的致敬。而同一时期前后创作的如《江上琴兴》《雪溪寒林》《秋山连绵》《寒关雪寺》《对饮西湖雪》等作品,也是有他心仪的山水大家李成、董源、黄公望等的格调与气息。

虽然周红艺临摹恨不得笔笔有出处,张张有古法。但他特别在意学习古人作画的状态和精神。画画的同时他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并作了深入的读书笔记,这就成了精神上与古人的对话。通过这种精神的交流,向老庄、魏晋精神回归,从而更好地体现与表达“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逍遥精神。而这恰恰是中国山水画的精髓。

正是因为以古为徒,与古人做朋友,周红艺的画里有古法而不拘泥于法,虽临摹而不按图索骥,得古气而意韵自出,如老树开新花,树的苍老反而更加衬托出花的柔美。

借本性而与古人对话是入口,借古人而寻找自己恰是出口,一入一出之间,这恰是周红艺古意的源头和方向。

(三)

何为新意,其实就是不落俗套。与传统拉开距离,也与过去的自己拉开距离。周红艺后期的临摹作品已经有了新意,而2004年后,周红艺画中的新意主要体现了这种距离感。

其一是画法从繁到简。早期因为临摹的需要,周红艺画风繁茂厚朴。从不知如何画繁到追求繁,从繁到把纸挤满,又开始求简。周红艺这种画法上的变化其实是向两级求索的过程。繁处求简,简处求繁,正是这种相互的映证,使周红艺对中国山水有了更深度的理解,最终形成了他简笔墨,繁意境、得真趣的画风。比如从2007年的《风雨近天都》,到2011年的《山间古寺》,再到2013年《幸有我来山不孤》,同样画山,能看出一种递进的减法过程,从单纯的简到简中体现繁意,是带有思考痕迹的,并不是盲目的求变求新。

其二是画意从无我之境到有我之境。周红艺早期的山水因为注重临摹,比较工整严密,重在山,重在景,重在笔法,大多是无我之境,即使偶有人物出现也是点缀性的。是一种注重准确性,注重表象的物象写生。进入后期,随着对师古人与师造化的理解,他画风由繁趋简,山水的形态已不是他关注的焦点,而对山水的理解和内心的情境开始统治画面。人开始出现,这个人是古人、今人,是读书人,是行路者,人的出现与景物产生了关联。尽管这人物并不具有特定的指向,可能是周红艺,也可能是他人,但表达的都是人对山水的情感和交流。

三是画境从冷峻奇崛到空灵温润。画是生活的情绪和印记,是心痕流露。也许是最初走入社会所具有的叛逆和执拗感,周红艺早期的山水画意是繁密而偏冷的,萧疏荒寂,山是山,人是人,其实是一种观察和记录的视角。随着对传统的深入和技艺的提升,尤其是心境的放下,那个性灵中自在的周红艺越来越多的显现了。他虽然不愿跟外面热闹的世界亲密接触,但对生活的热爱和艺术的真诚却是挚热的,这表现在他的画面中便有了几分空灵跳荡。比如这一时期创作的一系列读书图、云游图,在画面上总会溢出几朵红艳艳的梅花,将心情一泻无遗,非常热烈而活泼。

拉开距离其实是为了走得更加深入。周红艺画作中的新意其实是不自觉的,是旁观者诉诸画面的感受,而周红艺仍然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前行。

 

 

 

(四)

画其实是一颗种子,随着心性在成长。

周红艺在行走,也一直在追问:哪一种画才是属于自己的?

正是在这种追问中,周红艺作品中的自我越来越确定,气息越来越绵长,表达也越来越轻松自由。他近两年的画已经打破边界,不再局限于山水、人物、花鸟的类型,也不再纠结于繁简,而是画从心出,更突出了心迹、心痕、心象和心境。他近期又尝试了一批泼彩山水,自然造化、心灵幻象都在恍惚中孕育着,更加富于张力。

到了此时,我才确认,周红艺已从画出新意到了画出已意的境界。也正是在这一点上,周红艺作为画家的独立性才得以确立。我之为我,自有我在。我在,画才有了灵魂。我不在,虽工整严细,技法精湛,终还是面目模糊。

因为对传统有十年磨剑的沉入,周红艺的性灵一旦释放,就表达得非常有力量,也非常有特点。力量已经隐于内心,外在的表现反而云淡风轻起来。

这时的他,已从师古人、师造化而师本心了。也正好与他画中的古意、新意与已意完整重合。画如其人,对周红艺是准确的概括。

他的生活是一卷书,一杯茶,一盆兰花,一帧小楷,他的情怀是躲进小楼成一统,身入山川独吟月。他的画也自然是读山、读水、读书、读人、读万千变化,素净悠远,冲和幽静。

他的画面也不再着意于繁简,该繁处繁,该简处简,简中见得繁意,繁中见得简境,在两极游走间与神相会。他笔下的山也不再这皴那法、逼真刻划,而于混沌中见形见质。树也不再浓密,不再奇崛,而是疏朗宽和,随风摆动,照得见性情的温和。而石块也不是一块块物体的堆积,而是相互关联,浑然一体。

画面的繁简也改变了画境的虚实。周红艺的画也由实而虚,从着力于“笔、墨、思、景”,到用心于“兴、趣、意、境”。实境易绘,虚境难描。正是在虚境中寻找意味,寻找自在,使周红艺的自家山水从陕西的大山大水中脱离出来,而有了自家面目。

他的心态和情怀也释放得越来越炽热。他笔下画得最多的可能就是读书图了。在不同的场景下,春光灿烂,梅花绽放,雪夜烛光,温酒品茗,都成为他读书的场景。周红艺在画里展现了一个读书人最大的梦想。书生,也许比画家更贴近周红艺的内心向往。

他也喜欢画雪,纷纷扬扬,并不暴烈,却很好地烘托出了雪中踱步、读书、会友的愉悦。心之所向,画之所在,周红艺的画隐隐约约间透出了他那一份闲适和放松的心态。

……

人是能改变画的,画也能改变人。

周红艺通过画一直寻找着自己,也最终找着了自己。

我很喜欢周红艺这种“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方式和“云淡风轻”般的艺术表现,不争不怨,不盲从、不委屈,画出我世界。如他画中那一朵朵心宅中盛开的梅花,攀延在青砖灰瓦的墙头,它的娇艳和美丽也只在有心人的眼里和心里。

是否精彩,你来说。

2015-3-13于兰州

(后记:写周红艺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最初以《心宅中那一朵梅花》写之,觉得过于抒情;再以《闲云野鹤、云淡风轻》写之,又觉得将人与画分开来写缺少呼应;最后以《古意、新意、已意》写之,又总有气息不畅的感觉。正值圣度第二回展展出,就将它作为展览贺礼端出吧。一个人和他的画,本不是一篇文章能道尽的,留有余味,也许更好。)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大观艺术网  陕ICP备12008133号-1